1. <listing id="o3boj"><dfn id="o3boj"><s id="o3boj"></s></dfn></listing>
      2. <code id="o3boj"><delect id="o3boj"></delect></code>
      3. <listing id="o3boj"></listing>
        關鍵詞:
        您現在的位置是:省作協 -> 文壇資訊 -> 天下文訊 -> 內容閱讀

        《魯拜集》:隨著泰坦尼克號沉沒

        http://www.0796love.com/ 2015-01-07 光明日報  俞曉群

          1912年4月,泰坦尼克號巨輪在北大西洋沉沒。英國《帕爾摩報》對這起沉船悲劇加以連篇累牘的報道,其中一篇題為《丟失的藝術珍品》的文 章談到,有一本號稱當時世界上最昂貴的書《魯拜集》,不幸隨船沉入海底。書上鑲嵌著1050顆寶石,是“史無前例的裝幀藝術典范”。

          這是一本什么書呢?《魯拜集》是12世紀波斯詩人奧瑪·海亞姆的一本詩集,Ruba's在阿拉伯語中的意思是“四”,這里指兩行一組的詩 體。1859年英國人愛華德·菲茲杰拉德將其譯成英文,并于此后不斷添修,使之名聲大噪,各種版本紛紛出籠。泰坦尼克號上那本《魯拜集》,其底本是 1884年美國波士頓霍頓·米福林公司出版的,對開本,伊萊休·維德繪畫,只印100部。當時倫敦薩瑟倫書店進了幾本銷售,被書籍裝幀家弗朗西斯·桑格斯 基見到,他決心以此為底本,裝幀出一部世界上最豪華最富麗的書。在薩瑟倫書店高級職員約翰·斯特恩豪斯的支持下,桑格斯基用兩年時間完成了此事,分別在封 面、封底、封二、封三和前后環襯上,實現了他超凡出塵的裝幀設計:燙金用去了2500個小時,拼接嵌入4967塊各種顏色的羊皮,燙有100平方英尺的金 葉脈絡,鑲嵌1050顆各種寶石。此書首次展出時,標價1000英鎊,立即引起轟動。

          那么,這本《魯拜集》怎么會跑到泰坦尼克號上去呢?話說回來,正是那次展覽之后,一位叫魏斯的美國商人看中了此書,他愿意出800英鎊買下 來,但薩瑟倫書店只肯降到900英鎊,結果生意未成交。后來薩瑟倫書店認為美國人有錢,還將此書運往美國展覽,卻因為征稅等原因未能入關,又返回英國。無 奈之下,英國佬又找到魏斯,同意以750英鎊將此書賣給他。魏斯得寸進尺,將價格壓到650英鎊,結果還是不歡而散。沒有辦法,1912年3月29日,薩 瑟倫書店拍賣此書,卻趕上工人罷工,經濟蕭條,魏斯再次乘虛而入,最終以405英鎊競拍得此書。原定4月6日將《魯拜集》運往美國,因為罷工輪船停運,幾 經周折,4月10日這本書登上泰坦尼克號。直到此時,英國還有人抗議,認為應該將這部獨一無二的藝術品留在英國,但這都無法阻止厄運的降臨。4天后輪船撞 上冰山沉沒,那本裝在橡木盒子中的《魯拜集》也隨之落入海底。《書籍裝幀期刊》寫道:“當代最豪華的書,與最豪華的郵輪一同沉沒于汪洋之中,這也許是它最 好的歸宿。”

          泰坦尼克號遇難10天后,《每日電訊》刊登了設計師桑格斯基所在公司的聲明,希望得到委托,“再造一本這樣的書”。但是7月1日,更大的不 幸發生了,年僅37歲的桑格斯基為救一位落水婦女溺水身亡。從此這件事情偃旗息鼓。直到1924年,桑格斯基當初的合作者薩克利夫,其侄子斯坦利·布雷進 入公司學徒。他發現桑格斯基的設計圖和燙金版,決心再做一部《魯拜集》。于是,他獨自用7年時間,完成此書。時逢二戰爆發,布雷將它放入金屬箱子里,藏于 地下室中。沒想到1941年德軍空襲炸毀此屋,地面上的大火使地下室產生高溫,箱子完好無損,書卻化為灰燼,只有寶石還在灰燼中。此后,布雷用這些灰燼中 的寶石,又做了一部《魯拜集》,現存大英博物館中。

          我久已聽說過這個故事,但真正引起我的關注,還是在三四年前。那時我與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合作,做一些模仿西方裝幀的書。從此,我對西方書 裝產生了極大的興趣。恰逢此時,我又遇到臺灣出版家吳興文先生,他送給我一本臺灣版的《魯拜集》,黃克孫譯,算是在我心中留下一點記憶。

          2014年10月,出版社安排吳光前、楊小洲去歐洲,重點考察莎士比亞著作的裝幀,為即將出版的許淵沖新譯《莎士比亞全集》做準備。臨行 前,我囑咐小洲順便研究一下《魯拜集》的情況,尤其是泰坦尼克號沉船中那本書的情況。結果他們在倫敦薩瑟倫書店中,發現一張沉船中《魯拜集》的封面掛在墻 上,是彩色復制品,精美至極。(強調一下,他們去的這家薩瑟倫書店,正是當年出資制作那本《魯拜集》的老店。)當即,吳楊二位要買下那張封面。書店老板 說,此圖不賣,但是如果買一本書LOST ON THE TITANIC(《隨泰坦尼克沉沒的書之瑰寶》),就可以隨書送這張封面畫。于是他們買下那本 書,也得到了那張《魯拜集》封面。從此書中可以知道,在桑格斯基遺留的文件中,這幅封面是一張黑白照片,攝于近100年前,后來電腦設計師花費幾周時間, 才根據當時的設計資料和描述,將其色彩恢復出來。

          伴隨著對這本《魯拜集》一步步深入了解,我的內心中孕育出一個瘋狂的想法:我們是否可以將這部奇書復制出來呢?但是還有一個問題需要解決, 那就是通過上面的資料,我們雖然基本弄清了裝幀的一些事情,但內文是什么樣子呢?恰逢此時,楊小洲還要去倫敦,行前我再三叮囑,順路留心看能否找到那個對 開本《魯拜集》的蹤跡。奇跡出現了,當他再次來到薩瑟倫書店談論莎翁著作之余,想起我的囑托,順便問道:“那本隨著泰坦尼克號沉入海底的《魯拜集》,其用 做底本的那個復本是否還存在?”書店老板幾經躊躇,最終從秘不示人的書柜中,表情凝重地捧出一本對開本《魯拜集》。他說:“就是這本。”當年該店買進幾 本,現在僅剩下這一本,已經在店里安睡100多年了。

          就這樣,我們基本上弄全了資料,現在正在做幾件事情:一是翻譯出版那本《隨泰坦尼克沉沒的書之瑰寶》,請原書作者來中國演講,同時向他進一 步了解《魯拜集》的情況;二是將這本1884年出版的對開本《魯拜集》翻印出來,配上郭沫若的譯文;三是出版楊小洲撰寫的《倫敦的書店》,感受他這一番尋 書之旅的奇幻經歷。

          那進一步呢?問題集中在這本豪華之書是否要制作出來。對此,我周圍的朋友爭議很大,他們大多反對再現此書,主旨是談我國沒有這樣的文化傳 統。不過,更大的心理障礙,還是這部書的傳奇故事。當時支持做此書的約翰·斯特恩豪斯就斷言:“厄運追隨著這本書。”上面的故事已經證實了這一點。

          種種原因使我們至今舉棋不定:是再現這本神奇的書,還是到此為止呢?

          (作者系海豚出版社社長)

        網站公告
        圖片新聞
        熱點話題
        五月天黄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