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isting id="o3boj"><dfn id="o3boj"><s id="o3boj"></s></dfn></listing>
      2. <code id="o3boj"><delect id="o3boj"></delect></code>
      3. <listing id="o3boj"></listing>
        關鍵詞:
        您現在的位置是:省作協 -> 文學館藏 -> 文史鉤沉 -> 內容閱讀

        大兵和他的新搭檔

        http://www.0796love.com/ 2016-06-13 小寶

          大兵(1968— )本名任軍,湖南長沙人。相聲表演藝術家。主要作品有相聲《喜喪》、《我是110》,相聲劇《奪寶熊兵》等。現為湖南省曲藝家協會主席。

          大兵和他的新搭檔

          2007年,大兵和他已經不算新的搭檔趙衛國連續兩年站在央視春晚的舞臺上.從《誰讓你優秀》到《免費電話》,這對“半路”組合在一起的“夫妻”已經越來越默契和成熟。

          說起大兵,大家可能是從最初“奇志大兵”熟知的,當時他們的相聲一時間風靡全國,各大電視臺晚會都能看到他們的身影,后來由于多種原因,兩人沒能繼續合作下去。問起為什么換搭檔,大兵感慨地說:“別人都覺得我和奇志還能走一段時間,只有我自己清楚地看到我們在創作上已停滯不前,出現了瓶頸,下一步已邁不上去,必須重起爐灶。對老一輩相聲演員來說,幾十年也許就固定一個搭檔,我認為這并不科學,個人的潛能不能得到最大程度的發揮。”

          后來。武漢說唱團的趙衛國成為了大兵的新搭檔。換了新搭檔后,大兵一開始并沒有留在長沙發展,而是一個人悄悄地來到了趙衛國所在的武漢,在一個陌生的市場里尋求新的發展。之所以選擇武漢,而不是在自己的根基地長沙發展,大兵有自己的理由:首先,剛剛和奇志分手,媒體和大眾的議論還在,各種干擾讓他不能安心地搞創作。其次,長沙觀眾太熟悉自己了,他們從骨子里了解自己,他們的熱烈讓自己近乎麻痹。大兵在長沙擁有太多的掌聲,太順了就會越來越不客觀,讓他自己都有點害怕這種狀況。而相對長沙來說,武漢是一個全新環境,存在諸多挑戰,對他有很大的吸引力,他希望如同他當年和奇志征服長沙一樣也來征服武漢,讓武漢成為他事業第二個起點地。

          談到為什么選擇的新搭檔是趙衛國,大兵認為:傳統相聲面臨著巨大的挑戰,傳統相聲中的鋪排、抖包袱對現在的觀眾來說實在是太單調了,大家喜歡那種和小品結合的相聲。趙衛國是一個很具有表演才華的相聲演員,兩人取長補短,相互促進,能夠創作出更多新的、好的東西給大家。同時趙衛國是個很執著的人,也非常敬業,在藝術觀點上兩人有很多共同之處。以前大兵也常常去武漢演出,剛開始和趙衛國也就是認識,沒什么往來。后來有機會交流過一些看法,覺得兩人之間很有默契,在藝術觀點上很有共同語言,和奇志分手后就決定在一起合作了。

          趙衛國是武漢說唱團的一名優秀的相聲演員,師從相聲表演藝術家姜昆,在武漢當地也算得上是一個腕兒。在沒和大兵搭檔之前,平時就是跟著團里在各地演出,相對穩定。但自從和大兵搭檔后,就開始跟著大兵進歌廳跑場表演。進歌廳說相聲,趙衛國也算得上是武漢相聲界的第一人。說起南方的歌廳,其實就是一個小型的晚會劇場,歌舞相聲雜耍都有,每天晚上輪番上演。歌廳是大兵成長的一個重要基地,當年他跟奇志曾創下最高紀錄一年跑了1500多場,平均每天達5場之多。一年1500場對于文藝團體來說簡直是天文數字,然而大兵一演就是3年。正是因為大兵當時的堅持和努力,才有了今天的收獲。然而現在又拉著新搭檔“下海”說相聲,這對一直在專業團體的趙衛國是過去想都沒想過的事。趙衛國坦言進歌廳說相聲是件殘酷的事,這里的觀眾不會給你面子,段子不行就是不行。內容、節奏、包袱都必須符合現代觀眾的口味和欣賞習慣。這就要求必須不斷出新,以前晚會相聲的那套行不通。

          早在幾年前趙衛國也和說唱團里的其他相聲演員聊過這件事,以前都有所顧慮,一來是有點拉不下面子,二來也擔心沒有那么多的新作品。直到和大兵開始合作,他才有了勇氣和機會走向歌廳。但最初的合作并不是那么順利,“奇志大兵”已經在觀眾中根深蒂固,現在換上了新人,觀眾并不能馬上接受。在歌廳演出也很艱難,一個段子下來沒幾個包袱響,觀眾有點坐不住,甚至還出現過喊倒好。但就是在這樣的逆境中,大兵和趙衛國都咬著牙堅持了下來,最終把段子演火了,觀眾也接受了他們。

          經過將近一年多在武漢的磨合,大兵又殺回了長沙——他的根基地,帶著他的新搭檔和家鄉人民見面,這一次回來遠比當初在武漢試點要好,久違的觀眾相當地熱情。大兵和趙衛國通過他們的新作品,再一次在家鄉人民面前證實了自己的實力,也逐漸讓大家接受了“大兵衛國”這對全新組合。現在,大兵和趙衛國合作已有4年了,趙衛國已經把半個家搬到了長沙,武漢長沙兩地跑。4年來他們的生活非常有規律,每天晚上在歌廳演出,接著兩人第二天下午又碰頭,想著能拿出什么新作品來。有時候下午想的“點子”,晚上演出時就用上了,并根據觀眾的反響再進行調整,有時候兩人在一起創作時,不一定是立竿見影的,需要每天見面想,一起聊,直到成型為止,接著就是下一個作品。他們這樣不斷地堅持搞創作,出作品,為的就是回報喜歡他們的觀眾,實現自我的藝術價值。

          今年他們又一次上了中央電視臺春節晚會,這對于只合作4年的他們來說是相當不容易的。這次上春晚,遠沒有去年上春晚那么順利。最初他們選送審查的節目是延續著去年的相聲《誰讓你優秀》,講述的是因為去年沒被評上優秀的大兵郁悶了一年,趙衛國為了安慰他,和他開了個玩笑,說今年的優秀是大兵了,這下大兵就開始精神了。但當上優秀后的大兵卻處處以自己是優秀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反而過猶不及。節目出來后在歌廳打磨效果不錯,送到春晚劇組卻在二審時被斃掉。節目雖然被斃,大兵和趙衛國卻沒有泄氣。回到湖南后,他們馬上召集為自己創作過多段相聲的幕后高手原建邦和曹曙光兩位作者重新抄刀,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里寫出和排演了兩段新相聲《免費電話》得以順利通過,并在春晚正式的演出中邀請了相聲表演藝術家李金斗老師加盟演出,使節目的效果進一步提升。

          說起這個段子,雖然創作時間只有短短一個月,但其實構思早在一年前就已經開始,作者和演員都覺得這是個好點子,但誰都拿不準最終的效果會是怎么樣,因為這種形式在包袱的處理上不再是演員之間的臺詞,而是兩個空間的對話產生喜劇效果,演員間并沒有相互擠兌而產生包袱,而且整個段子又有時間和空間的轉化,這在以往的相聲中幾乎沒出現過。可以看出這種表演和創作打破了相聲的固有模式,整個段子運用了相聲、雙簧和戲劇的表演和創作手法,也是一種創新和改革。在前期的歌廳試場打磨過程中,兩位作者又跟著演員每天去跑場看演出,并根據每次的演出效果和觀眾反應不斷在修改和調整,包括人物的進出,由原來的5個人改成現在的3個人,趙衛國話外音的重新處理,還有一些道具和人物化裝的運用等,使得節目更加地流暢和豐滿,并最終能夠順利地呈現在央視春晚的舞臺上。他們這對“半路夫妻”能在合作這么短的時間內連續兩次登上央視春晚的舞臺,在相聲演員中是比較特殊的。應該說對于作品的重視,是他倆成功的重要原因。一方面,為了創作新作品,他們專門請來了相聲作家原建邦和湖南青年相聲作者曹曙光聯手為他們量身定做節目。兩位作者和兩位演員,四人捆綁在一起,只為一個目的,就是創作出好的相聲。平時四人在一起有點子就互相聊,聊結構,聊包袱,等節目寫出后又集體討論。在這個集體里誰也不是專家誰也不是大腕,有時候為了一個細節,一個包袱都可以爭得面紅耳赤,甚至拍桌子,但誰都不會計較,只要節目能火,大家的目的都達到了。

          重視作者,重視創作,才使得大兵和趙衛國能不斷地為大家奉獻出好作品。另一方面,他們有創新精神,敢于對原有相聲的形式和內容加以修改和創新。說了十幾年相聲,兩人對相聲有著自己的理解,“相聲是一門藝術,目的首先是愉悅大眾,讓大眾在艱難的生活中能夠坐下來歇會兒、喘口氣。其次,說相聲還追求能讓大家在笑聲中與自己的過去告別,因為相聲還能夠揭示人性的弱點。相聲應該針砭時弊,但時弊只是一時之弊,是與具體的時代結合在一起的,而人性的弱點卻是永恒的。”

          縱觀他們的相聲可以看出,他們的相聲中大量借鑒了戲劇的表演,有聲張的面部表情和形體動作。他們的相聲整體風格看似有些像西方后現代主義的荒誕戲劇,但又不似荒誕戲劇的聲張力度之大,汪洋恣肆之深的反傳統性。他們的相聲是一種新的嘗試,出于傳統又不似傳統,刻意追求似與不似之間,廣泛借鑒中外表演形式,敢于出新創新,標新立異,是對傳統相聲的叛逆,也是一種全新的嘗試。這么多年舞臺打磨和實踐,觀眾已經接受和喜歡,也形成了這對新搭檔獨有的風格。當從2007年央視春晚的舞臺走下來以后,大兵和趙衛國這對新搭檔所要付出的努力將更大,創作出更多更好的新相聲,已經時刻在鞭策他們。央視春晚之后,大兵和趙衛國已經召集他們的創作班子,開始了新的一年的創作計劃。相信不久之后,這對搭檔和他們的創作團隊將為廣大的觀眾奉獻出更多更精彩的相聲段子,把歡笑送到千家萬戶。

        作家訪談
        精品力作
        精彩博文
        五月天黄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