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isting id="o3boj"><dfn id="o3boj"><s id="o3boj"></s></dfn></listing>
      2. <code id="o3boj"><delect id="o3boj"></delect></code>
      3. <listing id="o3boj"></listing>
        關鍵詞:
        您現在的位置是:省作協 -> 文學閱讀 -> 散文 -> 內容閱讀

        燃燒的大圍山

        http://www.0796love.com/ 2020-09-10 《長沙晚報》橘洲綜合文藝版  張雄文

         

          午后的一場驟雨,絲毫未打濕心情,我的目光被頭頂峰巒牽引:亙古蒼碧一如往昔寂然鋪陳,雨后愈加深沉而清爽,如端肅老者新漿洗過的青衫;乳白色山嵐纏綿山腰,初夏的微風里忽厚忽薄,像唐玄宗面前霓裳羽衣舞翩翩時柔曼的飄帶,將人的思緒引入縹緲的仙山瓊閣;濕漉漉的空氣里漫過峰頂滑落的氣息,浮蕩似有似無的杜鵑花幽香。我深吸一口氣,似乎隱隱聽見了山頭杜鵑花的低低笑語,忙催促尚自猶疑的友人登車,左彎右繞,向峰巒高深處爬升而去。

          這是位于瀏陽東北的大圍山,屬湘贛邊界磅礴的羅霄山脈支脈,與圣地井岡山筋脈相連,淌著相同的熱血。這里雖有“吳楚咽喉”之處的湘東第一高峰,主峰七星峰海拔達1607.9米,與我所居之地不到兩百公里,卻始終未曾登臨。好幾回臨行,又因瑣事耽擱了,只能時常悵然神交。近年來,大圍山以風姿卓異的杜鵑與人流熙熙的“杜鵑花節”而越發聲名遠播,也不時重重叩擊我的耳膜。她似乎已與花炮、豆豉、蒸菜等一道,成為瀏陽這座古城一張硬扎扎名片。于是,當瀏陽的友人相約時,我似乎接到了大圍山芬芳漫溢的請帖,心兒早蕩漾開來。

          “火!”車子才向七星峰攀升一小會兒,我悚然驚呼起來,眼前成片的山野騰起了烈烈火焰,將雨后潔凈的蒼穹染得通紅,天上地下仿佛《水滸》中林沖看守的大軍草料場刮刮雜雜燒將起來:“赤龍斗躍,如何玉甲紛紛;粉蝶爭飛,遮莫火蓮焰焰。初疑炎帝縱神駒,此方芻牧;又猜南方逐朱雀,遍處營巢。”只是峰巒依舊靜謐如初,不曾有令林沖驚駭的“必必剝剝地爆響”。朋友笑了:那是盛開的杜鵑花。我也釋然而笑。

          須臾間,我們已完全置身于“火海”。我小心尋覓“火焰”中隱伏的木板游步道,任一束束芳香四溢的“火苗”舔著我的全身,心也隨之熊熊燃燒。與我先前熟知的南方丘陵矮小灌木叢中的映山紅不同,這里的每一株雖也算是灌木,卻分外健碩、挺拔。挨挨擠擠、粗細不一的枝頭掛滿了鮮紅的喇叭形花瓣,細嫩花蕊帶著染紅的露珠,顫顫巍巍搖曳,像少女羞澀的臉額。花株下其它的小灌木與雜草也有,但似乎已被火焰灼傷,畏畏縮縮,將更闊的空間讓了出來。

          登上游步道盡頭的三層觀景樓閣頂層,我終于從“火海”中逃逸浮出。但尚未松口氣,低頭看時,腳下與四野依舊是奔突、追逐、回旋的兇猛“火焰”,我又似乎被高高架在了堆積柴火的受刑臺上,成了火刑前的殉道者布魯諾。朋友介紹說,大圍山的杜鵑現有一萬多畝,也不只有緋紅如霞似火的紅杜鵑,也就是映山紅,還有粉紅的鹿角杜鵑、云錦杜鵑,純白的猴頭杜鵑、淡紫的紅毛杜鵑等30多種,許多還是大圍山所僅有的珍品。他遙指遠處火焰似乎暗淡下去的幾大塊,“所以那兒就像火海中安靜的幾眼池塘”。

          我沉吟間,朋友又一臉恭肅地說:“大圍山不只有漫無涯際的花海,也有深厚的人文底蘊與榮耀過往。當年,毛澤東就在瀏陽等地發動秋收起義,隊伍還在大圍山歇宿過,或許就睡在這些花株下。”我肅然點頭。“啼血萬山都是紅”,先驅們當年在大圍山引燃的是另一團火,后來燒到了井岡山,從此“嶺上開遍映山紅”,燒出了和平、溫煦的萬里江山。

          清風徐徐而來,我披風騁目。近處,是一叢叢、一簇簇蓬勃的火焰,又如千萬朵紅霞跌落山間;遠處,云端聳峙而出的山巒依舊層疊,淌溢千秋濃翠,云靄在山坳處海浪般翻騰、聚合;更遠處,白云稀薄處偶爾露出的山腳,星星點點散落簇新的村舍,粉墻紅瓦,清幽而安謐。

          友人與我比肩而立,默然沉浸在眼前畫圖般的景致里。良久,他緩緩說:大圍山所在的大圍山鎮,因地處湘贛交界處的偏遠山區,過去是瀏陽比較窮的地方,兩年前全鎮還有665戶2002名建檔立卡貧困人口。這兩年來,長沙市、瀏陽和鎮里安排513名干部進村入戶,予以一對一結對式全覆蓋幫扶脫貧。鎮政府又依托大圍山這一國家級生態旅游示范區,采取旅游+貧困戶的模式,引導貧困戶發展特色種植養殖、開辦農家樂、家庭旅館或參加旅游務工服務、銷售土特產等,扶貧效果很是顯著,每年至少能為貧困戶增收150萬元以上。“杜鵑花節”就是鎮政府和幫扶干部們一個頗有影響的創意,四方游客紛紛而來,一張張笑臉與滿山杜鵑相映紅,全體貧困戶今年如期脫貧不是問題。

          他笑了笑,指指山腳的村舍:“你看,老百姓的日子紅火起來了。”

          我點著頭,驀然閃過一個念頭:大圍山遍野燃燒的杜鵑,與山腳村舍火紅的日子,足以告慰先驅們當年點燃的那一團烈火了吧?

        網站公告
        圖片新聞
        熱點話題
        五月天黄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