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isting id="o3boj"><dfn id="o3boj"><s id="o3boj"></s></dfn></listing>
      2. <code id="o3boj"><delect id="o3boj"></delect></code>
      3. <listing id="o3boj"></listing>
        關鍵詞:
        您現在的位置是:省作協 -> 文學閱讀 -> 散文 -> 內容閱讀

        家與房

        http://www.0796love.com/ 2020-09-18 湖南日報  許玲

          小女枇枇5歲,正學漢字。我指著“家”字告訴她,家是“宀”和“豕”的組合,“豕”字就是一只豬,四蹄,有尾。那么,“家”就是一個房子里有只豬,枇枇在家里找尋了一圈后問,那我們家的豬在哪里?剛好有友人邀約,為了見證一頭真實的豬,我們去了一趟滄山。

          到達滄山時,正值雨后。一路山路彎曲,竹林掩映,水與山伴行,升騰起薄霧,纏綿于山野之間。水泥路面四通八達,田野山村自成風景。因心中惦記,特地留意了一路上的房子。道路兩旁多是樓房,兩層或三層,風格各異,歐式別墅式樣居多。樓前庭院寬闊,幾株花木在屋角姹紫嫣紅。間有平房,也是白墻紅瓦,收拾得干干凈凈,講究的人家更是在院前開墾出小花園。偶有幾幢舊屋門戶緊閉,估計已良久未有人煙。行至半山腰,突見一老屋,竹篙晾曬有衣物,有一七旬左右的老人從屋內走出來。便停住車,老人見有生人,并不驚訝,招呼客人堂屋前面坐坐。房子老式結構,門窗皆是木制,卻看得出有新修痕跡,一問原來是政府統一修繕,將漏雨的舊瓦朽檁盡數換去,廚房前年新修過,液化氣灶、電飯煲,已是一律現代設備,獨保留了一口燒柴的大鍋,還能升起裊裊炊煙。前幾年還養過豬,年頭養到年尾。這兩年不再養豬,想吃肉,下鄉趕集稱幾斤放冰箱里就是。老人告訴我們,兒子一家在外務工,自己獨自守屋,在山下種有兩畝油菜田,自家山頭的山茶樹有幾棵怕有上百年了。談及這些,老人臉有得意,我們問他年齡,他打了一串哈哈:不大不大,八十有二。

          車繼續朝上環轉攀爬,即到了友人家。友人自建一別墅,外觀艷麗時髦,現在最流行的輕鋼結構,拼積木一般將房子壘了上來。門前有一池塘,種湘蓮、睡蓮,放養了鯽魚、鱖魚、水魚等一眾品種,不對外出售,專供自家。菜園蔬果茂盛,黃瓜、番茄有把竹架壓彎之勢,各菜垅之間竟然鋪了硬水泥,以防下雨天弄濕鞋子。我們驚嘆不已,表示出羨慕之意,友人在城里做生意,生意淡季時便居鄉下,城里鄉下兩頭跑,其樂融融。

          席間自然談起了房子。友人父親說,從未想過還能過上這樣的日子。他一生住過四次不同的房子。第一次是少年時期隨父母住土坯房,從地里撈泥巴自己燒制而成,窗戶空空洞洞,糊張報紙都得看條件。第二次是青年時洞庭湖滅螺時期,移民西洞庭湖區,住的巴茅草房子,用一些樹枝、蘆葦搭架子再用紅泥巴糊上,巴茅里到處是蛇,一到夏天只聽里面爬得嗦嗦地響,經常與蛇共眠到天亮;房子熱就便摳泥巴,摳得睡在床上可以仰望星空。第三次是紅磚瓦房,栽了一株老桃樹,沁甜,那種類現在再也找不到了。第四次,老爺子玩了一個幽默,將別墅讀成了“別野”——房子建在山野,謂之為別野。

          小女在大人喧嘩談笑聲中逐漸不耐煩,鬧著要去看豬。豬沒有,友人家雞鴨鵝倒有一群,和我們一樣在山坡上插科打諢。我便帶她去追鴨趕雞,倒被一群鵝“嘎嘎”地倒追得落荒而逃。我抓緊時間進行各類知識點科普,指了指友人房子,還有遠處橫臥在叢林中的一幢樓房,告訴她,那是房子,用一根樹枝在地上寫上“房”字。

          小女疑惑,那不是家嗎?我嘴中解釋,房指墻、頂、門、窗,供人居住或做其他用途的建筑物。家呢,是指有人居住的房子,方為家。比如有你,有我,有爸爸,才謂之為家。要不然就是房子。

          5歲小孩當然不懂,連我們也時常迷惑和混淆。82歲的山間獨居老人會懂,他守的是房屋,而不是家。時代總是向前,我們必將和友人的父親一樣,未來會因為住上什么樣的房屋而感嘆。房門洞開,迎接外出回家的人,房才就是家。

        網站公告
        圖片新聞
        熱點話題
        五月天黄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