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isting id="o3boj"><dfn id="o3boj"><s id="o3boj"></s></dfn></listing>
      2. <code id="o3boj"><delect id="o3boj"></delect></code>
      3. <listing id="o3boj"></listing>
        關鍵詞:
        您現在的位置是:省作協 -> 文學閱讀 -> 散文 -> 內容閱讀

        閑不住的娘

        http://www.0796love.com/ 2020-09-28 石紹輝

          夜幕降臨,嘀嘀嗒嗒的雨還在不停地落。氣溫驟降,醫院里的病人和陪護人員一個個躲進病房中,鉆進被窩里。只有娘一會兒來到護士站,一會兒回到病房里,一會兒走到門邊,一會兒靠到窗前,來回踱步,坐立不安。

          娘已經打了兩天一夜的針了,蒼黃的滿是皺紋的臉總算恢復了一些氣色。醫生再三叮囑:還要留院觀察一個晚上。但知道第二天上午就可以出院,娘就坐不住了,纏著護士要把手上的針頭拔掉。她說,反正明天不打針,不如現在就回去,家里還有很多事等著她去做呢。

          自從記事起,我就沒見娘閑過一天。春天,犁田、耙地、播種;夏天,移栽、施肥、打藥;秋天,收割、晾曬、儲藏;冬天,收稈、整地、松土……莊稼里的農活一年四季干不完,娘就一年四季不能閑。早晨,摘菜、挑水、煮飯;晚上,灑掃、漿洗、縫補……生活中的家務事每天都要做,娘總是做不完。娘和男人們一樣,要去田里干莊稼活兒;而女人們要做的家務事,娘也一樣不落。

          記得一年寒假,寨里一戶人家新居落成要操辦喜宴。全寨的人都被邀請幫忙。喜宴那天,天下起凍雨,全寨的孩子都聚在那戶人家里嬉戲。等忙完手頭上的任務,大人們圍坐在火塘邊有說有笑悠閑地擺起了龍門陣,娘卻要帶著我們三兄妹翻山越嶺到最遠一處田地里去松土。

          “娘,等天氣好,我們再去好不好?”“別人家的孩子都在玩呢,你還叫我們去干活!”“要不,我們再請大伯和姑父幫忙。”……我很不情愿,一路上都在埋怨,埋怨娘自己閑不住也就算了,還要拖著我們一起受罪。

          “現在正是松土的時候,土翻出后,冰雪把藏在地里的害蟲殺死,來年就能大豐收。”“自己家里的事兒自己做,不要等靠要!”對于我的埋怨和喋喋不休,娘沒有責罵,只是耐心地講些讓人似懂非懂的道理。

          寒風整整刮了一天,凍雨不停地落在我們的頭上、衣褲上,瞬間結成了冰。我們呼出的氣兒剛出嘴邊就變成了白霧。直到天黑,我們總算把偌大的一塊玉米地翻好。

          風會停,雨會歇,但娘卻永遠也閑不了。正是有這樣一個閑不了的娘,家里的生計才能維持下去,生活才能打理得井井有條。

          我剛上小學的時候,爹的傷寒病屢治不愈,渾身無力,家里的活兒全落在娘一個人的身上,她更閑不了了。對此,娘沒有一句怨言——從來沒有。

          在爹病重的日子里,娘最怕的是碾米。那時,我們寨子上的人碾米必須到兩公里外的鄰村。去的時候是下坡路,娘勉強能抬著一擔谷子到達目的地,回來卻全是又陡又窄的上坡路,空手空腳走起來都很費力,何況要挑著重擔呢?何況她還是一個女人呢?為節省時間用來干其他活兒,娘決定減少碾米的次數,每次都挑著滿筐滿筐的稻谷去碾。

          有一次,我跟著娘去碾米。回來的路上,她連歇了好幾回。家就在眼前,可實在太累了,娘不得不把擔子放在一塊小坪地上,緩口氣兒,蓄最后一把力。過了一會兒,她蹲下身子,把擔子放到肩上,想要起身卻怎么也站不起來。她決定再歇一會兒,當她第二次準備站起來時,姥爺從我們背后突如其來,搶過擔子——他想幫娘一把,卻被娘拒絕了。在爭搶擔子的時候,淚水從娘的眼里涌了出來,一瀉而下。

          姥爺忍不住,哭了。娘也哭了。再堅強的人也有脆弱的瞬間,鐵打的娘也有累垮的時候。

          記得一天早上,娘送我去上學。送到村口,我回頭看到她趔趔趄趄地回家了。此后的兩三天時間里,我一眼也沒有看見爹和娘的身影。

          “我那閑不住的娘呀,您到底去哪里了?”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平生第一次感覺到——我離不開娘。

          “你們要好生讀書,為了這個家,你們的娘累壞了!”直到周末,奶奶才告訴我,娘住院了。

          “我要娘!我要娘……”知道真相后,我就纏著奶奶帶我去鄉衛生院找娘。找娘的路上,我不停哭喊著。一路走,我就一路哭;走了整整一個小時的路,我就哭了整整一個小時。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娘。”到衛生院,娘要幫我買點糖果,我卻只想緊緊地偎依在娘溫暖的懷里。不知不覺,我就睡著了。迷迷糊糊之中,聽到大人們在談論娘的病情,隱約聽出娘是積勞成疾,因累而病。

          “娘,我要加油讀書,長大后不讓您受苦!”醒來時,我對娘說道。在場的人都笑了,娘卻感動得掉下了眼淚,緊緊地把我抱著。

          也許,大人們覺得我說的是孩子的天真話,我卻把它當作對娘的承諾,鞭策自己不斷努力。很多年過去了,娘已年過花甲,我也年近不惑,對娘的承諾卻還沒有兌現。

          進城工作后,我想把爹和娘接到城里生活。娘來了幾次,說好要留下的,可一到班車回村的鐘點就坐不住了 。有一次錯過最后一趟班車,她才歇一夜,第二天天還沒亮就要回去了。娘說,在城里沒事做,心里特別慌,要想讓她留在城里,除非養二胎讓她帶。

          去年,我和妻子生了二胎。妻子休滿產假后,照看小孩的任務落到娘的身上。我想,這下娘可以安心留下了吧。

          然而,事實證明我想錯了。大約過了兩個禮拜,娘就反復提著要租塊地用來種菜。起初,我用各種理由搪塞,但最后還是拗不過她,就租了一塊地。松土,播種,施肥……只要一有空,娘就往菜園跑;豆角、絲瓜、辣椒……不到五分的土地上,娘卻種出了十多種蔬菜。

          “多及時的一場雨呀,明天正好可以栽青菜!”原來,娘坐立不安是因為惦記著那塊菜園。當拔掉針頭的那一刻,她如釋桎梏重獲自由一般,把醫生的囑咐拋到九霄云外,執意要連夜回家。

          走出醫院大門,娘直接奔向公交站臺。灰暗的燈光下,不經意間發覺,她的身子躬成一把彎弓,兩腳叉成八字,兩手有氣無力地向下垂,走起路來一搖一擺的,顯得有些費勁。

          “娘——”跟在娘的身后,看著她的背影,我鼻子一酸,心里說不完的話蹦到嘴邊,卻怎么也說不出來了。

          娘老了,真的老了。可她什么時候才能閑下來呢?

        網站公告
        圖片新聞
        熱點話題
        五月天黄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