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isting id="o3boj"><dfn id="o3boj"><s id="o3boj"></s></dfn></listing>
      2. <code id="o3boj"><delect id="o3boj"></delect></code>
      3. <listing id="o3boj"></listing>
        關鍵詞:
        您現在的位置是:省作協 -> 文壇資訊 -> 熱點話題 -> 內容閱讀

        中國原創圖畫書與世界一流水平差距在哪?

        http://www.0796love.com/ 2013-11-25 中華讀書報  陳香

            11月9日,豐子愷先生誕辰紀念日之時,第三屆豐子愷兒童圖畫書獎頒獎典禮暨第四屆華文圖畫書論壇在南京師范大學拉開帷幕。為期三天的會議中,兩獲凱特·格林威獎、三獲庫特·馬斯勒獎,并榮獲安徒生大獎的英國圖畫書大師安東尼·布朗與來自美國、日本、中國內地、中國香港和臺灣的幾十位學者、作家、畫家、教育學家濟濟一堂,以主題演講、分組討論、評審論壇、媒體專訪等多種形式,聚焦并分享了圖畫書創作經驗、圖畫書編輯過程、圖畫書與少年兒童的成長、華文原創圖畫書的觀察與進程、華文原創圖畫書在現今世界舞臺的狀況等多個議題。其中,“華文原創圖畫書距世界一流水平還有多遠”的話題成為會議討論的焦點。

            首個國際級的華文兒童圖畫書獎———豐子愷兒童圖畫書獎,正是為了推廣優秀的華文原創兒童圖畫書,及表彰為兒童圖畫書作出貢獻的作者、插畫家和出版商而設,其首獎獎金高達2萬美元。經過初審和決審,《我看見一只鳥》(作繪者:劉伯樂,青林國際出版)榮獲第三屆豐子愷兒童圖畫書獎首獎;奪得本屆“豐子愷兒童圖畫書獎佳作獎”作品分別為《很慢很慢的蝸牛》(作繪者:陳致元,和英出版)、《阿里愛動物》(作者:黃麗凰,繪者:黃志民,小熊出版)、《看不見》(作繪者:蔡兆倫,小兵出版)、《最可怕的一天》(作繪者:湯姆牛,小天下/天下遠見出版)。本屆獲獎作品均來自中國臺灣。

            華文原創圖畫書的發展水平究竟如何?與世界一流水準的圖畫書差距在哪?對此,評論家、第三屆豐子愷圖畫書獎評審劉緒源認為,中國原創圖畫書的發展呈現出了兩個大問題,其一,就是如何更有兒童性,更有想象力,其二,就是怎么樣更完整、更精致。劉緒源說:“我們的想象力不夠豐富,膽子不夠大,比較拘謹。寫民俗的比較多,寫實、懷舊的比較多,民間故事也很多,但是,這個年齡階段孩子最需要的童話類的、充滿想象的圖畫書很少。如果能把握住兒童的奇思妙想、童趣,把握住精雕細琢,中國的原創圖畫書一定有希望。”

            日本福音館資深童書編輯唐亞明認為,華文原創圖畫書最大的問題,就是以教育的眼光來看待圖畫書,把圖畫書作為教育的工具,孩子們讀完一本圖畫書后,總希望他從中獲得知識、道理,甚至出版社在策劃圖畫書時也都有核心的關鍵詞,事實上,這與圖畫書的要義是背道而馳的。“國外覺得,圖畫書就是給孩子快樂,讓他通過圖書和家長、和大人進行交流,得到快樂。孩子和大人是平等的,而且大人應該向孩子學習很多失去的東西,這是圖畫書閱讀的主旨。”唐亞明還談到:“國內圖畫書的創作出版發展很快,但不能大干快上,一定要靜下心來精耕細作。”對國內有出版社一次就推出十本原創圖畫書的做法,唐亞明并不認同:“這種做法不能長久。在國外,我們編一本書都要三五年的時間。浮躁的環境不可能出精品。”

            很多讀者認為圖畫書是兒童文學的一種,但安東尼·布朗認為兩者有著重要的差別。“在繪本的閱讀中,我們首先看到的是圖畫,其次才是文字。”通常,孩子們會關注圖畫本身,不會去讀文字,而家長和孩子共讀圖畫書時會有非常具體的對話,孩子們才會關注到兩者。圖畫書的敘述主角通常是圖畫。“圖畫通常會講一個與文字無關的故事,而且通過圖畫我們可以看到主人公的心理感受,發現一些線索,這些線索會告訴我們下面會發生什么。孩子們會非常關注這些細節和線索,但這些細節和線索是家長們經常忽略的。”布朗認為,在圖畫書中,應該是“展現”故事,而不是“說”故事。“我原來也會寫許多的文字,但現在認為應該保持文字與圖畫之間的張力,文字越少越好,主要是讓畫面本身來說故事。”布朗還強調:“閱讀圖畫書并不是非常嚴肅的事情,也并不是特殊的教育經歷,就是快樂,就是樂趣,就是交談,就是幸福。”

        網站公告
        圖片新聞
        熱點話題
        五月天黄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