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isting id="o3boj"><dfn id="o3boj"><s id="o3boj"></s></dfn></listing>
      2. <code id="o3boj"><delect id="o3boj"></delect></code>
      3. <listing id="o3boj"></listing>
        關鍵詞:
        您現在的位置是:省作協 -> 文壇資訊 -> 熱點話題 -> 內容閱讀

        千文一腔的“普通話”文學

        http://www.0796love.com/ 2013-11-25 文學報
         

            余音
          當下的中國文學,有一些見怪不怪、長期存在的問題被忽視,譬如文學語言表達的“普通話”現象。無論是小說、散文,還是紀實文學,假如把作者的姓名遮住,我們就會發現,絕大多數的文章,好像出自一人之手,千文一腔,缺乏文學語言色彩和鮮明的個性特征。
          近年,余秋雨和王蒙相繼出版了自傳,余秋雨的書名是《借我一生》,王蒙的書名叫《半生多事》,我都買了。可是,翻了幾頁,味同嚼蠟,根本不像是作家寫的文學傳記,充其量也就是一部用“普通話”寫就的長篇記述文。余秋雨的《文化苦旅》,曾寫得文采飛揚;王蒙的小說《蝴蝶》,曾是開風氣之先的“東方意識流”。可為什么他們寫自己最熟悉的生活,卻寫得毫無文趣呢?如果把魯迅的《朝花夕拾》與《借我一生》、《半生多事》比較一下,就語言來看,可以毫不夸張地說,《朝花夕拾》是一件雕刻精美的老玉器,而《借我一生》、《半生多事》只能算是兩塊磚頭。
          文學語言是文學作品安身立命的基石,它與其它語言的顯著不同,就在于它有鮮明的個性特征,描寫與敘述有機結合、水乳交融。汪曾祺對語言之于文學價值的高低有足夠清醒的認識,在《關于小說的語言(札記)》中,他指出,“語言是本質的東西”,“語言不只是技巧,不只是形式,小說的語言不是純粹的外部的東西,語言和內容是同時存在的,不可剝離的”。而在《小說的思想和語言》中,他甚至將語言提升到了文學本體之一的高度,認為“寫小說就是寫語言”。文學史上,僅以文字取勝、流傳至今的作品,就有不少。比如宋代詩人邵康節所作的 《山村詠懷》:“一去二三里,煙村四五家,亭臺六七座,八九十枝花。”詩中并無多少思想內容,有些文字游戲的味道,卻因其文趣盎然,形象生動。
          有人說,語體文用于創作,本身就不如文言文凝練、優美。還有人不時地發表大塊文章,攻擊白話文運動,好像當下文學的不景氣,全是白話文惹的禍。其實,他們的觀點是開歷史的倒車,也不符合文學創作的實際。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已經有不少作家運用白話文或語體文,取得了創作的成功。魯迅的辛辣、徐志摩的詩意、郭沫若的豪放、老舍的京腔京味,特別是朱自清、孫犁、汪曾祺等人在文學語言方面所做的探索、所取得的成就,都證明語體文是能夠寫出優秀文學作品的。
          然而,現在的作家,站在巨人肩膀上搞創作,怎么變得像九斤老太的埋怨那樣,“一代不如一代”呢?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首先的問題,在于基礎教育的標準化。這幾年有所改進,一些省市可以根據本地實際自編教材,增加一些地方特色。但在過去的幾十年中,全國中小學生使用的都是統編教材,語文老師的講解趨于一同,老師怎么教、學生就怎么寫,全國一個模子扣下來,語感自然是大同小異、似曾相識。
          再一個原因,就是作家們對使用“普通話”造成的負面影響認識不夠。作家對文學語言的個性缺乏追求,以為言通句順、再采用一些賦、比、興的文學技法,寫出來的文章就是文學作品了。殊不知,大家都是“普通話”這個師傅教的,思維方式和語言習慣差不多,寫出來的作品語言貧瘠、比喻老套,讓讀者看了前半句,往往就能猜到后半句。如果說,普通話最大的好處是有利于人際交流,那么用“普通話”創作出來的文藝作品,最大的毛病,就是大路貨。文似看山不喜平,大路貨的作品,難逃平庸境地。
          說實在話,積重難返,文學語言的“普通話”頑疾醫治起來不太容易,但并非不治之癥。試想,如果京劇、豫劇和黃梅戲統統改用普通話,那還有什么味道?同樣道理,京派文學要用北京話,海派文學要用上海話,山藥蛋派文學要用山西土話,否則,京派文學、海派文學和山藥蛋派文學的特色,也會大打折扣。梁實秋在《憶老舍》一文中寫道:“我最初讀老舍的《趙子曰》、《老張的哲學》、《二馬》,未識其人,只覺得他以純粹的北平土話寫小說頗為別致。北平土話,像其他主要地區的土語一樣,內容很豐富,有的是俏皮話兒,歇后語,精到出色的明喻暗譬,還有許多有聲無字的詞字。如果運用得當,北平土話可說是非常的生動有趣……”由此,作家要認清“普通話”給文學帶來的語言干癟、形象呆板、特色缺乏的不良影響。在創作中有意識地采用富有生命力的地方語言,形成獨特的語言風格。糾正文學語言的“普通話”現象,亡羊補牢,未為晚矣。
        網站公告
        圖片新聞
        熱點話題
        五月天黄色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