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isting id="o3boj"><dfn id="o3boj"><s id="o3boj"></s></dfn></listing>
      2. <code id="o3boj"><delect id="o3boj"></delect></code>
      3. <listing id="o3boj"></listing>
        關鍵詞:
        您現在的位置是:省作協 -> 文壇資訊 -> 熱點話題 -> 內容閱讀

        在數字化時代,圖書館靠什么來吸引讀者?

        http://www.0796love.com/ 2013-12-02 中國藝術報

          在一部智能手機、一臺平板電腦可以裝下一座圖書館,人人可以擁有圖書館的時代,傳統意義上的圖書館何去何從?如果說,這種憂慮只是基于個人感性的判斷,那么,不久前在上海浦東舉行的2013年中國圖書館年會上,上海圖書館館長吳建中引用的一組數據則從另一個角度印證了這種憂慮并非空穴來風。2013年7月,日本電子出版協會組織了名為“電子書10個神話”的研討會,其中的一個神話就是:圖書館是電子書之敵。同樣將圖書館與電子書作為對立面并置。

          面對海嘯一般奔涌而來的數字化浪潮,“傳統圖書館如何發展”成為2013年中國圖書館年會關注的焦點。圖書館該怎樣轉型、如何吸引讀者?數字技術能夠為圖書館發展帶來哪些變化?圖書館如何實現差異化、特色化發展?在喧囂的大眾文化氛圍中,安靜對圖書館意味著什么?這些問題,成為三天年會當中全國各省(區、市)文化廳(局)長、國家公共文化服務體系示范區創建城市市長以及國內外圖書館領域的管理者、專家學者、圖書館員及企業代表等3000余名參會人員、 130多家參展單位、 5個主題論壇、 29個分論壇重點關注的話題。

          >>未來讀者期待怎樣的閱讀?

          還是從“電子書10個神話”說起,除了圖書館是電子書之敵,這些神話還包括:出版業已經10年萎靡,今后這一狀況將持續;美國電子書普及的基礎是120萬種以上的電子書,日本至少也需要100萬種;電子書總有一天會替代紙質書;自炊(即把紙質書拆開掃描后以自著電子書的形式出版)是出版之敵,也是電子書之敵;不要電子書,郵件雜志(mail magazine)即可,等等。

          對于出版界與圖書館界而言,最關心的其實已經不是數字出版能否取代紙質出版,而是這兩種出版的臨界點在哪里。據普華永道(PWC) 2013年6月發布的預測, 2017年美國的電子書與紙質書銷售將出現逆轉。吳建中分析認為,到2020年,我國數字出版銷售額將占到整個出版產業的50 %。數字出版銷售額超過紙質出版,意味著人類真正進入數字化時代。

          但是,一個似乎更加難以置信的消息是,電子書剛剛打破傳統秩序不久,自己就要退出歷史舞臺了。國際出版者協會主席池永碩在2013年國際圖聯新加坡年會上提到,有人預測電子書到2017年就可能消亡。這里的電子書,指的是目前流行的專用型電子書。吳建中指出,如果說2010年是電子書元年,那么2013年則被很多人稱為增強型電子書元年。前者是紙質出版的延伸,需要有專用的電子書閱讀器,后者則指可上網互動、多媒體的電子書。

          當下,很多圖書館緊隨潮流,已經緊鑼密鼓地展開館藏資源的數字化工作,但是吳建中尖銳地指出,數字圖書館與實體圖書館仍存在“兩張皮”現象,即數字資源和實體資源形成兩大各不相干的服務體系,雖然部分圖書館已經構建起復合型圖書館,但絕大多數圖書館仍處于紙質書本位的服務與管理格局,這一點從各圖書館閱覽室的布置上就看得出來。目前流行的專用型電子書之所以沒有打破圖書館的傳統格局,是因為它依然是按照紙質書的方式來處理,數字化知識是固化在書的形態里的。

          吳建中顯然不滿足于目前圖書館的數字化進展:“數字化給了我們突破書的形狀,進而突破圖書館圍墻的機會,而我們非但沒有充分地加以利用,相反我們高舉著數字化的旗幟,仍然走著傳統圖書館的老路。 ”

          但是,增強型電子書的發展給圖書館帶來了改變。增強型電子書是互動形態的,它的出現將給圖書館服務與管理方式帶來沖擊。吳建中所構想的未來的“數字人文” (digital humani - ties) ,既不是單純的數字化,也不是單純的人文研究,而是圖書館員與人文研究者之間的合作。數字化改變了時空格局,人們可以通過歷史文獻與古人對話,也可以通過不斷流動的信息以大數據的方式預測未來:“以前的書是死的,你可以讀它,但不能與它交流。現在的書則可以在交流中不斷增值。書的生命在延續,作者與讀者的聯系在延續,這就是增強型電子書最奇妙之處。 ”

          在年會展會現場,通過開發商AR視覺增強技術的展示,記者對人書互動有了一些直觀的感受。站在一幅缺失菩薩頭像的敦煌壁畫前,使用平板電腦對準壁畫,此時的屏幕中,復原了的頭像可以天衣無縫地與壁畫合二為一。目前,已有公司將這一技術運用于敦煌的旅游開發。記者了解到, AR技術是把虛擬圖像加到使用者眼睛觀察到的周遭真實的環境中,使疊加的虛擬影像對準使用者看到的真實世界,例如把一個三維的茶杯影像放在一個真實的碟子上,或者讓一個動態的圖像或視頻疊加在一個畫面上,使人產生一種奇妙的視覺體驗。

          這種互動式的閱讀體驗,或許會像3 D電影一樣成為閱讀的主流。正如吳建中所言,現在兒童的閱讀方式變化了,用平板閱讀的兒童已經習慣了與書互動的方式,在他們的想象中,人與書是可以對話的,他們也將帶著這樣的想象踏上人生閱讀的旅途。我們能無視他們的想象和期待嗎?

        網站公告
        圖片新聞
        熱點話題
        五月天黄色网站